必定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必定小说网 > 我,屠户女,和探花郎互穿了 > 第37章 第37章

第37章 第37章

余晚晚穿着一件鹅绒黄的褙子,襦裙上绣着几只桂花,藏在嫩绿色的嫩芽之下。

她很少穿这样的颜色。

余晚晚站在后门背阴处的墙根下,褚昱出了大门,朝周围张望了两圈,差些没找见她。

她低着头,嘴里像是在嘀咕着什么。

一阵长长的影子汇入背阴处,挡住了余晚晚前面的光,她才发现,褚昱已经出来了。

“你出来的还挺快。”她“嘿嘿”笑了两声。

褚昱摇晃着手中的手稿,问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他知道余晚晚看不懂这首词写的是什么意思。

余晚晚眼神有些瞟,不敢落在他的身上。

她看着一旁栽种的一棵桂花树上还有几分残黄,轻轻地说:

“来,跟你道歉。”

“道什么歉?”

余晚晚小声喃喃了两声,秋日中的风并不暖,甚至有些割脸,但她的脸蛋有些发烧。

“听不见。”褚昱叠好那张纸,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。

余晚晚被迫直视他,索性不要了面子,一股脑地倒了出来。

“就,我不该跟你随便发脾气,不该自己臆测误会你和肖三娘子,不该怪你多管闲事,嫌弃你的好心……”

“你就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计较了呗。”

她说完绷紧了嘴,有几分怯怯地看着褚昱,似乎是在等他的宣判。

褚昱早就不跟她生气了,甚至刚拿到这张词知道余晚晚来找自己的时候,他是高兴的。

但此刻,余晚晚这样说,他好似真的有几分生气了。

“在你心里,我是什么样的人?”他问。

余晚晚愣了一下,搜肠刮肚地想出了几个她觉得最高级的形容词:“你,玉树临风,博学多识,学满五车,风光齐月?”

褚昱被她逗笑,嘴角微微撑开,随后又立马收回。

“是学富五车,风光霁月。”

余晚晚低头,对面褚昱的身影太高,让她有几分自惭形秽。

他会把一朵牡丹画得惟妙惟肖,而自己只会拿着朱砂乱点一气。

“意思差不多,你理解就行。”

“我又不是考你成语,在你心里,我,不算是朋友吗?难道会怪你耽误我的那点时间吗?或者说,你觉得我以后考不上,会责怪你?如果是这样,那我确实不值得你结交。”他也有些急切,尤其是“朋友”二字,格外烫嘴。

“不是,不是因为你……”她小声说。

“那是为什么?”他进一步逼问。

“是,是……”

余晚晚颤抖的睫毛,像是雨后沾湿了翅膀的蝴蝶。

她忽然想不出理由,是为了什么。

枝头的残桂仍旧顽强地散发出强势的香气,余晚晚的脑海中闪烁过他们这几次争论的场景。

每次争论,好像都离不开那位肖三娘子……

余晚晚心中迷茫,她为何要纠结一个不相干的人。

她不自觉浅浅地后退了一步,就要靠到了墙上。

“别动,后面脏。”

褚昱浅浅地退了一步,沉声道。

余晚晚回头,后面的墙上一层灰,如若靠上去,自己这件鹅黄色的褙子能蹭上一大片灰迹,孙雪娥会杀了她。

她有几分庆幸,连忙往前走了一步,感激地看向褚昱。

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别生气了,以后我再也不乱发脾气了。”

“我跟你道歉,你,还教我认字好不好?”

她的声音竟带着几分可怜巴巴,真挚又诚恳,让人无法拒绝。

褚昱轻叹了一口气,道了一声“好”。

//

还是在上次那家茶坊,茶坊下有一位卖桂花糕的婆婆,余晚晚上次正是在这里买的桂花糕。

她快走了两步,走到了这位婆婆面前,又要了两块桂花糕。

“上次那块碎了,说好的要给你再买一块新的,现在不给你了。”

她把其中的一块给了褚昱。

香酥软甜的桂花糕透过裹纸散发着一股香甜的味道,褚昱接过,打开裹纸咬了一口。

“那你应该把两个都给我,上次陪我一块,这次不应该再给我买一块吗?”

另一块桂花糕已经进了余晚晚的嘴里,她想了一下,虽然褚昱说的没问题,但……

“我都吃过了,你要?”

她把自己咬了好几口的桂花糕直接递到了褚昱面前,嘴里塞得满满地,说话时嘴角还粘着粉屑。

“呵~谁要你吃过的。”

褚昱小口的吃,茶博士来上茶了,又是一壶桂花香饮子,还有一盘菊花点心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