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定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必定小说网 > 我,屠户女,和探花郎互穿了 > 第7章 第7章

第7章 第7章

“什么小郎君?”余晚晚假意不认,别过脸去。

孙雪娥毫不跟女儿见外,继续说道:“就是昨个那个,长得玉面风流的,过来找你的那个小郎君。”

“哎呀,能有啥咋回事啊,就是……一般朋友?”余晚晚偷瞄着老妈的脸,给出了个一般关系。

孙雪娥哼笑了一声。

“一般朋友?我看那小郎君的急切的模样,还以为是你偷拿了人家什么东西呢。”

“妈!”余晚晚抬高了声音,有些不满:“哪有您这么想自己闺女的!”

“真没啥?没做啥……过火的事儿吧?”孙雪娥又追了一句,见余晚晚不想回答,一脸得抗拒,也知道今个是问不出什么了。

“什么过火的事儿?”他们俩互换了一天灵魂算吗?

孙雪娥手中的扇子拍了一下余晚晚的胸,眼神示意了一下。

“就是那个……”

余晚晚大恼,脸皮都涨红了,拍了母亲两把才解气。

“妈!你想啥呢!”原来那个“偷”是偷了人家的贞操。

“出去出去,我要睡了!”

她气得躺在床上,翻过身,不再理会孙雪娥了。

孙雪娥嗤笑了两声:“没有就好,你妈我生怕你占了别人的便宜,到时候赔不起。”

说罢,打着扇子关上了门出去了。

余晚晚红着脸皮,飞快地摇着手里的团扇降温。

//

第二日天不亮,鸡都没叫,余晚晚就从床上爬起来了。

余大安也刚起身,便看到女儿已经收拾好了,站在院子里等他。

“咋的?今个身子好了?”

“好了!我今天要在杀猪!”

余晚晚要一洗被褚昱“败坏”的形象。

余大安乐呵呵地点了点头。

余家的大房,也就是余晚晚大伯一家,在城郊有个小庄子,专门养猪的。

今个刚好余晚晚的大堂哥赶了两三头猪过来,可算是能好好过把手瘾。

余晚晚催着余大安把猪架上板子,只见余大安还在和余小锋拉话,余晚晚那把杀猪刀已经插到了猪脖子上,她已经完美宰了一头猪。

“你这丫头,今个手真快啊。”堂哥余小锋夸了一句。

余晚晚乐了下,抹了把脸上溅上来的猪血,心里想的是:这才是我的真实水平。

三人收拾了一会儿,赶在太阳完全升起来之前将猪肉处理好了。

余大安给堂哥送了块好肉,便和余晚晚一起到铺子上出摊了。

“今儿是十五,你去把亨通酒楼的钱结了。”余大安提醒女儿。

余晚晚点头,又问道:“多少来着?”

余大安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“他家的肉每次都是你送的,你说多少?”

“哎呀我记不得了么,你也知道我这个脑子,它不顶用嘛。”

余大安笑骂了一声,翻开了账本看。

//

“这半月的肉钱一共是一万五千钱。”余晚晚将今日的肉送了,跟掌柜报了账,账房点了点头,这个数没问题。

平日里的老掌柜不在,今天是少掌柜郎君在。

余晚晚来收账,碰到过几次少掌柜,他吃得一脸肥头大耳,满身酒气,一看便知他家是开酒楼的,老是用些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她。

少掌柜给了她一个包裹,道:“给你。”

说罢,这少掌柜便往酒楼前去了,留余晚晚在这数钱。

包裹里有几颗银锭,还有大把的铜钱,分量不轻,但左数右数,竟少了三贯钱。

余晚晚怕自己数错,还特意数了两遍。

账房和少掌柜早就走了,酒楼后院之中来来往往的都是忙碌的行菜。

余晚晚拦住了一个行菜,问他掌柜在哪。

“我家大掌柜今天不在,少掌柜应该在前面账台吧。”

于是余晚晚便跟着行菜到了前边,少掌柜不在,只有那个老账房。

“王账房,你家掌柜给的钱不对啊,少了三两。”

亨通酒楼在余家的肉铺子订肉订了好些年,这还是头一回遇见这样的问题。

王账房看了一眼余家的小娘子,随意翻了翻账本,道:“少掌柜就是从我这支了一万五千钱,哪能不对呢,有什么问题你去找少掌柜。”

可少掌柜在哪呢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