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定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必定小说网 > 云泥间 > 第四十九章 岁月神偷(番外)

第四十九章 岁月神偷(番外)

灯芯桥友谊小学的操场上,戴着红领巾的少年们站在春风里,目光追随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,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上镶嵌着黑白分明的眼眸。

小书今年十四岁,读六年级,她升完旗继续回办公室罚站,因为和同学打架,小书被老师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。

小姑娘倔着脸,并不服气,老师请来了家长。

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,两人并排站在墙角面壁思过。

小男孩儿约莫九岁左右,上三年级,是学习最好的小朋友,因为没写作业,一起被罚站了。

张家祥下了班,第一时间赶到学校解救小书。

面对老师的批评他虚心接受,表面不痛不痒的说了女儿几句,上学的时候他就是挨老师批评最多的学生,如今亲闺女上学,他还得接着挨批评。

“爸,别告诉我妈。”小书可怜兮兮的求援,张芳一贯对女儿严厉,要是知道她打架,估计有顿好果子吃。

张家祥敲了敲女儿脑袋,没忍心下重手,他目光转向角落里面壁思过的小男孩:“那这两孩子,我都领走了。”

“张嘉澍也是你家孩子?”嘉澍的班主任走过来问。

“这是我小侄子,回回考试第一名,咋也闯祸了?”

“这孩子聪明,就是不学好。”班主任语气又爱又恨:“上课喜欢睡觉,现在作业也不交,催他三四回了。”

“孩子上课睡觉还能考第一呢,我家嘉澍就是争气。”张家祥的语气略带着自豪的神情。

“话不能这么说,孩子现在能第一,以后学习难度提升了,还能保持吗?”班主任拿着教案:“对学习要有基本的敬畏之心,这孩子没有,父母也太不负责了,我给他家长打电话没一次打得通。”

张家祥听了这话心里可疼,这可比骂他闺女还叫他难受,但考虑到嘉澍,张家祥忍下白眼,耐心解释:“老师,还请您对我们嘉澍多照顾点,他妈妈是做科研的,常年在山上手机没有信号。”

“工作不还是为了孩子吗,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也不能落下,嘉澍,你这次把作业给我补上来。”

站在角落的嘉澍没应声,脸上的情绪很平淡。

“老师,我一定盯着他写完。”张家祥帮忙打了圆场“请问这个作业是什么?”

“一篇作文——《父爱如xx》。”班主任看着工作表上的记录。

张家祥骑着摩托带两个孩子回家,在心里把嘉澍的班主任骂了几千遍,这是什么傻逼题目。

小嘉澍记事起,就没有关于父亲的印象,那个男人只是墓碑上的一个名字,关于名字他都没有认真看过。

每次去祭拜扫墓,他都是不情不愿的作揖,只知道坟冢里躺着的男人是他生物学上的父亲。

对小嘉澍而,那是个陌生人。

小家澍跟着小书一起写完了作业,张家祥和张芳敲门进来的时候两个孩子趴在桌上看平板里的动画片。

张芳瞪了女儿一眼,小书收到指令乖乖的把平板收了起来,不忘拉出弟弟顶罪:“是嘉澍想看动画片。”

张芳看着嘉澍,脸上的表情立马无比宠溺慈爱:“嘉澍,作业写的怎么样,要不要大妈教你呀。”

“妈,你是不是学过京剧,变脸好快哦。”小书在一旁嘟囔。

“你要是有嘉澍一半懂事儿,能挨这么多骂?”

“嘉澍也不写作业,他作文还是抄我的呢。”小书理直气壮。

“就你那半桶水,嘉澍考第一你考倒数第一,两个第一全落我们家了。”

两母女斗嘴,一来一回,吵起来基本是没完了。

一旁的嘉澍默默把书包收拾好,缩到了一边。

张家祥冲他招了招手,带着他去外面躲个清净:“嘉澍,这个作文,你不想写的话没事儿,回头大爹去跟你们老师说说。”

“不用,我已经写完了。”张嘉澍背着小书包:“大爹,你送我回家吧。”

“这么乖,怎么写的?”

“随便写的。”

小家澍的爷爷奶奶(周老六、张富英)相继去世,他跟着妈妈生活,但妈妈工作很忙,常年在山上。

年幼的小家澍早熟,他独自站在板凳上学会了炒菜和做饭,小书姐姐一家对他颇为照顾些。

张家祥摸着小家澍的脑袋:“嘉澍,这段时间你妈在山上下不来,看见小书姐姐房间里新买的上下床没有,以后你睡下铺,姐姐睡上铺,好不好?”

小嘉澍懂事的点头:“我妈她这次在山上待多久。”

张家祥算了下时间:“估计得半个月。”

半个月呐......那小嘉澍十岁的生日,就回不来了。

晚上两个孩子躺在床上,小书心情开始期待:“嘉澍,爸爸说周末带我们去景区玩。”

家澍闭上眼睛,开始睡觉。

“你不想去吗?”小书又问。

“没意思。”语气平淡。

第二天上学,嘉澍终于准时交上了作文,老师这才放过了他。

《父爱如伞》

父爱如伞,为你遮风挡雨,父爱如路,伴你走完人生。

我的爸爸在派出所上班,他是一名光荣的辅警,坏人看到他胆子都吓破了。爸爸不仅是大英雄,他还会神奇的小魔法,口袋就像百宝箱一样,里面盛满我的小心愿,时不时变出一个个美味的小零食。

但每次我们总要偷偷的,因为我爸他天不怕地不怕,最怕我老妈。

......

课代表把作业发下来,作文的结尾老师评了一个“优”,嘉澍小脸面无表情的把这一页作业撕了下来,一道n抛物线落在教室背后的垃圾桶里。

周末,张家祥夫妻两带着孩子们去山上踏青,临溪山的游客络绎不绝,他们是本地人,熟悉地形,一般会挑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攀登。

小书眼巴巴的望着游客大厅。山上有索道缆车开通,她还从来没坐过呢,好想玩呐。

小书的性子被爸爸和奶奶惯的有些娇气,张芳一贯要求女儿吃苦耐劳,这些事儿上不大纵容她。

家里的财政大权握在妈妈手里,卑微的老爸是没有发权的。

这次小书还没开口耍无赖,便得到了四张缆车票,她开心的手舞足蹈,喊了句老妈万岁。

四人坐在观光的缆车上,山下的风景一览无余。

在半空中,两个小朋友好奇的扒着玻璃窗户,小书眼尖的指向远方一个红色的小点,惊奇出声:“嘉澍,这里能看到我们的学校。”

嘉澍性格内敛沉稳些,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。

夫妻两人循着小书指引的方向望去,那里是小学的方向,但他们的视力逐渐退化,只能看见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。

小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在这所学校长大,她忍不住好奇:“爸爸妈妈也在这里上学吗?”

这句话仿佛勾起了几十载前的光阴岁月,张芳回答:“那时候还没有这所学校。”

下了缆车还需走一段路,小书牵着爸爸的手一蹦一跳,时不时冒出一个天真的小问题。

嘉澍的影子跟在后面,他抱着自己的小水壶,一不发。

张芳心思细腻,她牵起小家澍的手:“嘉澍,一会儿带你去看看大妈的学校。”

大妈的学校在哪呢?

游客中心的展览区,一副摇曳的秋收画卷不起眼的挂在墙上。

一抬头就可以看见,画上是五谷丰登的金色山河,在饱满的穗粒田中,一串身影朦胧的小豆丁穿梭其中。

张芳指向田野间融为一点的小牛棚:“这个是我们小时候的学校......”

她的指尖缓缓移动,一一对着女儿介绍:“画里的最高的那个身影是爸爸,落在最后的是你小六姨......”

她的指尖经过在一个牧童身上,看着小家澍,停顿在了画卷的落笔留名上——张诚年。

“这是,我们小嘉澍的爸爸。”

“他是灯芯桥友谊小学的设计师,也是这个游客中心的缔造者,山上的路线、风景的规划、小镇的建设都有他的参与.......嘉澍,你长大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他的身影。”

嘉澍仰头看着画,他黑白分明的眼眸里闪烁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