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定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必定小说网 > 此情惟你独钟阮白慕少凌 > 第51章 爸爸,我和软软的妈妈还活着吗?

第51章 爸爸,我和软软的妈妈还活着吗?

“我们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对方的面前,气大不仅伤身,还会让你衰老的快。”

阮白一字一句的砸在阮美美脸上,接着,欲走开。

“不要走……”

阮美美突然变了脸色,放低了姿态,双手抓住阮白的胳膊,苦苦的道:“都是我的错,对不起,你打我骂我都好,只要你高兴。”

阮白回头,看着她。

阮美美原本攥住阮白胳膊的手,缓缓向下,改成了握住阮白的手,满脸无辜的说:“小白,你也知道,我从小就缺父爱,所以,我嫉妒你有爸爸,从我进入你们家开始,我就跟你合不来,因为你过得比我幸福,但那都是小时候的幼稚事了,求求你相信我,我从来没想过抢你男朋友……”

阮美美的伎俩,阮白从小到大一清二楚。

不用回头,阮白也知道自己身后有人。

这场演技精湛的苦情戏,阮白知道阮美美是演给她身后的人看的。

“小白,我真的没跟李宗哥上过床,在国外仅有的一次住在一起,也是因为我无处可去,无奈才借住在他房间一晚,不关他的事,是我非要赖在他那里。”阮美美一手握住阮白的手不放开,一手抬起来,发誓:“我保证,那晚他睡的床上,我睡的地上,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阮白用力甩开她的手:“别唱独角戏了。”

“我真的,真的没想到你这么讨厌我……”阮美美说着,突然哽咽,最后无辜的双眼对视着阮白,真的哭了出来。

阮美美眼泪不停滚落的那一刻,说不出的楚楚动人。

任何人看了,恐怕都会认为阮白才是欺负人的那个,心胸狭隘的容不下父亲二婚妻子带来的姐姐。

阮白知道,李宗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,所以,她故意讥讽道:“你们住在一起有没有做过什么,我不敢兴趣,今天你来哭着说这些,是怎么了?委屈?他阳痿,你后悔勾引他了要到我这来退货?”

阮美美睁着闪烁泪光的双眸,就像一朵小白花,她脆弱的看着阮白,但其实早已气得咬紧了牙齿——阮白,你跟我嚣张什么?笑话,李宗是你穿坏了不要的破鞋?说这话前,你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,就你这种毫无情趣的干瘪女人,恐怕世上没有任何男人愿意要你!

“别说了。”李宗走过去,拽住阮美美纤细的手腕,带着她走。

阮白站在原地。

“李宗哥,你捏疼我了……”阮美美将手腕从他大手中挣脱出来,娇弱的喊道。

李宗没有放手,阮美美一边喊疼,一边回头看向被孤独留下的阮白,嘴角扬起胜利者的微笑……

“你自己回家,今天不谈孩子的事,明天再说。”李宗松开阮美美的手腕,烦躁的点了根烟,上车,启动。

阮美美瞪大眼睛看着丢下自己的李宗,失控的差点哭出声……

李宗开车离去,拿出皮夹,交了钱,离开停车场。

车行驶在街道上,李宗将一只手搭在车窗上,郁闷的想着阮白讽刺阮美美的每一句话,什么?他阳痿?

还有那个“破鞋”的比喻,叫他火大!

谁是谁穿烂的破鞋,走着瞧!

“贱人!”急转方向盘,拐到下一个路口,李宗狠狠的朝车外扔了手上的烟蒂。

被扔在停车场里的阮白,四处看看,发现有人正在看她,她眼梢狠狠一撇,泪光闪烁的自自语嘀咕着:“阮白,你的终究都会是我的!我想得到的的一切,我不顾一切也要得到!婚房,男人,你都没资格拥有!”

……

慕少凌在药店总共买了四盒药,都是按照之前社区医院大夫开得单子买的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